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0章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这个汴京才女,只知道他的未婚夫,被奶奶吹捧的很厉害很厉害,仿佛天下没人比得上他。
  
  可苏清荷从没想到,宁北这么恐怖!
  
  苏老太太又说:“让你嫁给他,是咱们苏家高攀了小北,说实话,要不是我还活着,小北是念情的人,他未必看得上你!”
  
  “奶奶,哪有你这么埋汰自己孙女的!”苏清荷都快气哭了。
  
  这话太扎心了!
  
  就在汴京大学,简称汴大,建校史过百年,文学院的教学楼灯光亮起。
  
  在二楼大教室,座位数百个。
  
  在授课台上,一位气质上佳老师,齐耳短发中有也许白丝,抚了抚镜框,声音柔和,不断在授课。
  
  可在她的课上,有学生在进进出出。
  
  本身这就是导师不尊重。
  
  可大家仿佛默许这种状况,在这位老师面前,全无半分尊重的意思,每一次随意进入,似乎都在践踏这位老师的尊严。
  
  或许只因为她脾气好,是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
  
  这件大教室,迎来一位布衣青年,从后门进来,深邃眼睛注视着授课台上的老师。
  
  宁北手指轻颤,记忆中的秦蕙兰,到现在十三年未见,苍老了何止一分!
  
  记忆中的母亲,秀发垂肩,可今天换成了齐耳短发。
  
  特别是座下的轮椅,更是刺痛宁北的心。
  
  若知母亲还活着,他宁北何至于今天才回汴京!
  
  若是知道,十七岁封王那天,宁北就会回来!
  
  现在宁北没打搅秦蕙兰,如同一个乖巧学生,静静听着课。
  
  全场没人比宁北听得认真,听得仔细,一个字都没漏。
  
  可在最后一排,三男一女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学生,一人端着一杯奶茶,在下面闲聊。
  
  黑色运动服年轻人,懒散道:“这堂大课得俩小时,真是麻烦,你说秦瘸子累不累?”
  
  “待会你问问她!”旁边皮肤黝黑的男子怂恿着。
  
  唯一的女孩翻着白眼:“别闹,要不出去玩去?”
  
  “我可不想被秦瘸子挂科,更没一个副校长老爹!”年轻人微微撇嘴。
  
  大家都知道女孩的父亲,是汴大的李副校长,就算成绩一塌糊涂也能毕业。
  
  年轻人嫌热脱掉黑色外套,懒散说:“听说秦瘸子家里背景很大,还出来这么辛苦工作干啥!”
  
  “有啥背景啊,他老公是咱们校清洁工!”黝黑男子没好气说了句。
  
  下一刻,女孩爆笑声,还有年轻人都没忍住。
  
  笑声比授课台那边还大!
  
  结果没人意外,仿佛大家都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
  
  换成男教授,早就拍桌子骂人了!
  
  四人谈笑间。
  
  旁边传来淡然声音:“笑完了?”
  
  “你谁啊,要你管!”年轻人一副不屑样子。
  
  下一刻,宁北出手了。
  
  速度极快,残影不绝。
  
  嘭!
  
  宁北握住年轻人的脖子,先是拎起,随后重重摁在在桌子上,桌子爆碎,年轻人身体撞击地板。
  
  一声闷哼,整个教学楼都是一颤。
  
  年轻人眼睛暴凸,满是血丝,开始大口咳血,似乎夹杂着内脏碎片。
  
  这一击五脏受损,纵然不死,减寿三十年以上是肯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