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魔法工业帝国 > 第145章 真的是一个国家?

第145章 真的是一个国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许亦在法拉第城只是逗留了一天,便在盎克鲁和斯坦丁大公派出的两名大臣的引领下直接出发前往那三座预定售出的矿山。
  
      在这里,许亦见到了他提前一个月就派过来的两名诺玛部落的矮人。
  
      根据这两名提前来勘探这三座矿山的矮人提供的情况,这三座矿山的矿产都极为丰富,两座铁矿甚至都要比许亦之前从法尔考商会手中抢下来的那座矿山大得多。
  
      按照那座铁矿预估的七十万金币的价格来算,光是这两座铁矿的价值就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万金币。
  
      而且这个价值预估还是去年的事情,按照现在铁矿石价格不断飞涨的行情来算,这两座铁矿的价值恐怕已经超过了两百万金币。
  
      虽然还要考虑到在斯坦丁公国进行开采的成本增加问题,但是斯坦丁公国在出售这三座矿山时都是出售的永久开采权,而不像兰帕里王国那样有时限,所以算下来依然很划算。
  
      当然,所谓的永久开采权,在国家政权面前,都只是虚言罢了。
  
      不过考虑到另外一座铜矿的情况,这些风险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按照两名矮人的报告,这座铜矿的矿藏量甚至比那两座铁矿还要丰富。
  
      这对于许亦来说可是意外之喜。
  
      他这次来的主要目标就是铜矿,而这座铜矿的矿藏量如此丰富,那可真是收获颇丰。
  
      因为有两个矮人提前做了勘探,于是许亦来到这三座矿山来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随便到处看看,顺便考察了一下这三座矿山附近的道路和具体环境,便又回到了法拉第城。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内。许亦便一直在和斯坦丁大公以及他的属下进行着锱铢必较的谈判。
  
      或许是因为属下报告许亦在考察过程中对那三座矿山表现得都十分满意,又或者是许亦之间开出的一百五十万金币的价格给了他们信心,一开始谈判的时候,斯坦丁大公径直便报出了两百万的高价。
  
      虽然认真来说。两百万金币买下这三座矿山。对于许亦和新飞商会来说都是大赚,但许亦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答应。于是对此表示了强烈的反对,细数了那三座矿山的各种不利情况,将价格直接压到了一百万金币。
  
      斯坦丁大公和几位属下刚开始谈判的时候声音还很大,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可是说到底,这个谈判还是许亦占据着主动。
  
      除了新飞商会外,整个大陆几乎都没有其它商会愿意到斯坦丁公国这么偏僻落后的地方来进行投资,许亦使他们的唯一选择,他们根本没得挑。
  
      何况许亦挑出来的那些所有不利情况,都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斯坦丁公国的各种基础设施方面的落后,让他们根本无从反驳。
  
      于是这个许亦本来预料中会很艰难的谈判。却只花了区区三天时间便尘埃落定。
  
      最终斯坦丁公国和许亦敲定的价格定在了一百三十五万金币。
  
      对那三座矿藏量极其丰富的矿山来说,这个价格简直可以算是白菜价,让新飞商会捡了个大便宜。
  
      当然了,想要对这三座矿山真正进行开采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
  
      斯坦丁公国的落后。尤其是交通状况的落后对新飞商会进行开采矿山有着极其严重的影响,所以许亦打算回到邦塔城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阿姆利商会修建一条通向斯坦丁公国的公路。
  
      当许亦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斯坦丁大公后,立即让斯坦丁大公和几位大臣都欢呼起来——虽然他们甚至压根不知道公路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结束了谈判,达成了初步协议,许亦也就不打算继续在斯坦丁公国逗留,准备第二天就启程返回兰帕里王国。(平南)
  
      谈判结束的当天夜晚,这几天都没有出现的盎克鲁忽然出现在了许亦面前。
  
      看到盎克鲁一副醉醺醺的模样,许亦有些吃惊。
  
      从第一次见到盎克鲁开始,无论任何时候许亦见到他,他都是一副精明能干、精力充沛,好像永远不会倒下的模样,并且许亦在安威玛尔城的酒席上就知道他的酒量非常好,怎么会今天突然把自己灌醉了呢?
  
      要知道斯坦丁公国的人们并不怎么好酒,光是在这个国家内找到能够灌醉盎克鲁的酒就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许……许会长……恭……恭喜你……”盎克鲁打了一个嗝,一脸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向许亦道。
  
      许亦皱了皱眉头,示意从威纶族长那里要来的两名女仆把盎克鲁搀扶进了斯坦丁大公专门为了招待他而提前盖起来的二层小木楼,然后让女仆用毛巾浸湿了冷水贴在他的脸上。
  
      虽然斯坦丁公国的冬季一点儿也没有寒冷的意思,但冬季的夜晚,冷水依然十分冰凉。
  
      盎克鲁被冷水一激,稍微清醒了一些,睁开眼睛看了许亦一眼,喷出一口长长的酒气,用力用毛巾擦了把脸,坐起来看了许亦一会儿,忽然道:“许会长,能陪我聊两句吗?”
  
      许亦想了想,挥手斥退了两名侍女。
  
      盎克鲁挣扎着起身,走出小楼,面对着小楼后方的一个风景秀美的小湖坐下。
  
      许亦也在他身边坐下来,看着他等待他开口。
  
      过了一会儿,盎克鲁忽然裂开嘴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许会长,你有没有觉得我简直就是个白痴?”
  
      许亦愕然摇头:“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如果你都算白痴的话,我觉得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是白痴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