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阿玖 > 第 260 章

第 26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女儿,实力强才是硬道理。实力够强,你才有话语权,声音足够大,没有人可以忽视你、漠视你。如果空有个公主的名头,或岛主的称号,不顶什么用的。莫说公主、岛主,就是皇帝失去实力只有虚名的时候,也不过是“君失臣兮龙为鱼”,而原本卑微的臣子呢,则是“权归臣兮鼠变虎”。
  
      章太后便是始终没有看透这一点,才会不止一次试图以太后的身份压制儿子、儿媳妇。
  
      女儿,如今你还小,这些道理,娘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教给你。
  
      小谢谢大眼睛转了转,“谁实力强,谁最大?”
  
      她好像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小谢谢你又有什么古怪念头了?和哥哥们看着她这样,都觉好笑。
  
      小谢谢可不是只会甜蜜,她是很有想法的小孩儿,常有惊人之语。
  
      “怎么证明自己实力强呢?打仗吧!”小谢谢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四哥,到时本公主带上一队人马,和你这做岛主的人打上一仗,谁打赢了,谁最大!”
  
      莞尔。小谢谢,敢情在你眼里,打仗打赢了就是实力强呀。嗯,也对,枪杆子里出政权,谁拳头硬,谁说了算。
  
      小谢谢这么一说,她的哥哥们来了兴致。
  
      “我看行。”小平平笑着表示赞成,“到时我负责观阵,你俩谁都不许哭,不许耍赖。”
  
      小深深迟疑了片刻,“我和妹妹一起吧,我俩是一伙的呀。”
  
      我们是龙凤胎,小谢谢如果要跟四哥打仗,我当然不能在一边看着,对不对?
  
      阿若嘴角翘了翘,“四弟你用帮忙不?”
  
      小深深和小谢谢可是两个人。
  
      “不用。”阿倚不慌不忙的摇头。
  
      我本来也不会认真和妹妹打仗,不过是哄她玩。
  
      “娘,您帮谁?”小谢谢扑到怀里,殷切的问她。
  
      虽说要凭实力,可援兵也是不可少的,对不对?
  
      要联合一切能联合的力量,您说过的。
  
      笑着拍拍她,“你和你四哥都会带上一队人马打仗了,想必已是大人了吧?到时我和你们的爹爹也老了,我们坐在花圃前喝茶聊天,看夕阳西下,悠闲自得。”
  
      小谢谢气咻咻的看了一眼,给她一个大白眼。
  
      小谢谢推开,又跑到小正正面前,脆生生的问道:“大哥,你呢?”
  
      你不会也跟娘似的,两不相帮吧?
  
      小正正闲闲的坐着,嘴角噙着浅浅笑意,“你俩若是打哭了,大哥管递帕子。”——
  
      太可恶了!
  
      小谢谢瞪大了眼睛,很是愤怒。
  
      “不光递帕子。”小正正伸出胳膊揽过她,笑意渐浓,“大哥亲自替你擦眼泪。”
  
      小谢谢更生气了,眼睛瞪的更大更圆,“不要!”
  
      “这有什么呢。”小正正安抚的说道:“眼泪也是武器的一种,妹妹你说对不对?”
  
      哥哥们哄堂大笑。
  
      小谢谢,你哪用带上一队人马跟你四哥打仗。你呀,只要流下两行清泪,包管他乖乖的认输!
  
      小谢谢的眼泪,那真是威力太大了。爹和娘看见会心疼的要死,自不必提,外祖父更是受不了,会跟着红了眼圈——这场面太震撼了,把小谢谢弄哭的人,简直无地自容。
  
      小谢谢气了一会儿,嘻嘻笑了,“眼泪也是武器的一种,好呀,往后咱们若和外国人打仗,我拿眼泪淹死他们!”
  
      “调皮的小谢谢!”哥哥们又是大笑。
  
      “什么事啊,这么高兴?”身穿紫色绣十二腾龙袍服的皇帝笑着走了进来。
  
      他刚刚下朝,有些疲惫,不过,看到欢笑的妻子儿女,他的疲惫全都消失不见了,眼角眉梢,全是喜悦。
  
      “爹爹!”六个孩子欢呼着,跑过去迎接他。
  
      皇帝抱起小谢谢,被五个儿子簇拥着,说说笑笑,到榻前坐下。
  
      他和温柔的对视了一眼,相互问过好,便把视线移开了——六个孩子太爱捣乱了,有他们在,他和小师妹别想谈情说爱,互诉衷肠。
  
      “……爹爹,这样好不好啊?”小谢谢搂着他爹的脖子,兴致勃勃说着用眼泪淹死敌军的事。
  
      “不好。”皇帝笑道:“即便小谢谢的眼泪真能淹死敌军,爹也不要。乖女儿,爹要你开开心心的,不要你伤心流泪。”
  
      哪个做父亲的愿意女儿流泪呢?小谢谢,爹不会用你的眼泪来换取和平。
  
      “天子守国门”,保卫国家,是爹的事。
  
      “爹爹太疼我了。”小谢谢感动极了,杏眼中闪烁着快活的光茫。
  
      鼻子酸了酸,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十哥,这辈子能遇到你,嫁给你,和你终生厮守,是我莫大的幸运。孩子们有你这样的父亲,也是莫大的幸运。
  
      我们一家人能守在一起,真好——
  
      “十哥,这回要严惩章家么?”夜深人静的时候,和皇帝各自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
  
      “还不到时候。”皇帝轻轻叹口气,“小师妹,母后才去不久,若对章家过于无情,未免惹人非议。”
  
      “是啊。”很是同意。
  
      对章家,不可操之过急,要慢慢来。不只章家,连同兴国公府邱家也是一样,迟早要处置他们的,不过,不是现在。
  
      这种对国家全无贡献、只凭勋戚身份便能享受荣华富贵、花天酒地度日、挥霍民脂民膏的败类,不能让他们一直嚣张下去。
  
      “打击豪强,抑制勋戚,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皇帝微微蹙眉,“小师妹,这些事要做起来,烦难之处很多。”
  
      “我知道。”向床外挪了挪,握住皇帝的手,“十哥,我知道。”
  
      打击豪强,抑制勋戚,防止土地兼并,对于帝王来说,简直是千古难题。
  
      皇帝也往外头挪了挪,两人离得更近了,“小师妹,虽然烦难,十哥一定会做下去,会做好。不只这样,十哥还会关注商业、海运、边贸,建立强大的陆军和海军,实现你富国强兵的梦想。”
  
      “十哥,你怎么知道?”吃惊的转过头看他,清亮的杏核眼中满是讶异。
  
      我是存有这个梦想和心愿,可是,我没有告诉过你呀。
  
      皇帝微笑,“十哥当然知道了。小师妹,你关心什么,在意什么,十哥哪能不知道呢。”
  
      小正正还很小的时候,你便告诉他什么是土地兼并;你告诉孩子们姑苏城有多少外国的客商,他们带来的是什么,带走的又是什么,姑苏城因为他们有了什么样的变化;每逢东南遭遇倭寇海盗袭击,军民死伤惨重,你总会叹息,“如果咱们有强大的海上军队,如果咱们沿着海岸线布军防守……”
  
      很是感动,“十哥,这些事,没有一件容易的。”
  
      皇帝笑了笑,“咱们不着急,慢慢来。总之到小正正即位的时候,要交他一个太平盛世。”
  
      十哥你一直记得爹的交代啊。心里一热。
  
      父亲对一个男人的影响,是终身的吧。
  
      两人越说越投机,离的越来越近,幸福的偎依在一起。
  
      章家兄弟两个犯下的案子,因为苦主的身份,显得很严重。四川总兵这些年来一直是刘斌,这个人能力很强,属于皇帝倚重的能员,人家无缘无故死了儿子,朝廷总要给出个交代。章有义、章有信虽是章太后的娘家子侄,他俩本身却并无官职在身,这样的两个人若是因为争风吃醋致人死亡却得不到严惩,说不过去。
  
      金乡伯几回到宫里央求皇帝,又威胁说要到太后灵前哭去,皇帝抚额,“舅舅,若是小事倒还罢了,如今是出了人命!”
  
      人命关天。
  
      金乡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陛下,你两个表哥若被判偿命,舅舅也不活了!”
  
      皇帝无奈,“舅舅,朕这里凡事好说,苦主呢?刘斌岂能答应?”
  
      苦主不追究,或有原谅的意思,事情自然好办。如果苦主一口咬定要严惩,想徇私都不好意思。
  
      金乡伯如梦方醒,“明白了,明白了!”
  
      也不和皇帝歪缠了,出宫去,央人和刘家说合。
  
      也不知金乡伯付出了多大代价,最后刘家总长松了口。章有义、章有信最后判的是过失伤人致死,流放西北。
  
      经过这件事,金乡伯府元气大伤。
  
      章有义的妻子苏氏、章有信的妻子朱氏都是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孙晶和她们素日里也不亲近,不过是略安慰了两句,也就抛到了一边。
  
      孙晶冲着章有光表功,“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如果我不是我跟你吵了一回,打了一回,还克扣银钱不给你,你这会儿也该流放去了吧?说说,我有没有功劳。
  
      “该,该。”章有光满脸陪笑。
  
      这件事真还把他吓住了,细想想,亏得孙晶撒泼了,要不,保不齐自己也得折进去。
  
      “往后还喝不喝花酒,捧不捧花魁啊。”孙晶拖长了声音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